欢迎您的到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我国南方12省土地沙化 湖北7万农民旱季无水喝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2013年03月18日

我国南方12省土地沙化 湖北7万农民旱季无水喝

  老河口当地农民在沙地种植山药。  本报记者 潘少军摄

  江面宽度缩小大半,大面积河床沙地裸露,数万村民旱季喝不上水——记者近日在湖北省老河口市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采访发现,这一距离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取水源头丹江口水库下游仅约15公里、分布在汉江东岸的地区,正受到干旱缺水、土地沙化等多重困扰。

  不仅老河口,据监测,南方湿润沙化土地分布广泛,涉及12个省区市的260个县市区。治沙,不光是北方的事。

  3月13日,记者来到老河口市汉江冲积沙洲王甫洲沙区。汽车向着汉江边开进,由于厚沙和杂草阻挡,不久就无法前进。途中下车时,记者曾用手掏沙,却掏不到底,据说当地的沙子厚度平均在50厘米以上。

  下车步行约2公里,从更为松软的沙丘往下滑,记者终于“发现”了汉江。据了解,此段江面宽度近几年缩小了大半,由前些年的约3公里减少到现在的约半公里,导致大面积河床、沙地裸露。

  两成土地沙化,7万多农民旱季喝不上水

  建于2003年的老河口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分布在鄂西北汉水中游东岸,沙化分布区面积约为52万亩,沙化土地约为32万亩,直接影响当地近15万人。

  “老河口市国土面积中有1/5左右是沙化土地,森林覆盖面积约为26%,生态环境极为脆弱。”老河口市林业局副局长李方坦说。

  “我这几年种的玉米绝收,耐旱的小麦亩产只有300多斤,勉强够一家人糊口。”老河口市洪山嘴镇兰家岗村村民宋大清向记者诉苦。他说,当地政府搞了“引水改困工程”,自来水管也通到了家里,可水源没水,家里的用水时有时无,只好开着手扶拖拉机,到4公里外的一口水井里取水。

  兰家岗村支部书记兰红生带着记者到村里村外查看,池塘完全干涸了,村口的一眼机井打了60米深也不见水,只好废弃。村民也不敢饲养饮水量大的牛、羊,只好养些鸡。当地一位政府部门负责人介绍,老河口有200多个自然村的7万多农民,在干旱季节喝不上水,更不用说农业生产用水。

  为什么不到汉江和丹江口水库取水?兰红生说,他们村离汉江和丹江口水库的直线距离分别约为10公里、15公里。从地图上看近在眼前,但对于缺少交通工具和取水工具的农民来说,仍然遥远。

  气候干旱加水库截流,加剧下游土地沙化

  地处汉江流域,老河口为何会干旱缺水、沙化严重?老河口市气象局局长周炜介绍,老河口平均年降雨量为800多毫米,而蒸发量却高达1800多毫米。近3年来连续大旱,年降雨量不足500毫米。今年直到3月中旬才迎来了第一场降水量不超过30毫米的“无效降雨”。

  受干旱影响,老河口段的汉江水位和当地地下水位均明显下降,对于老河口西部汉江冲积平原的直接影响是沙地增加,而对于东北部的岗地、丘陵和山地的影响则是用水困难。一些打井的农民告诉记者,当地平原地下水水位由地下2—3米下降至9—10米,山区难以估算,但往往要钻到近百米深才见水。

  老河口市汉江河道堤防管理处副主任唐杰说,目前老河口段的汉江,其丰水期水流量已由原来的每秒2.46万立方米降至1.87万立方米,枯水期水流量已由原来的2000多立方米降至500多立方米,裸露沙化的河床扩大了1公里左右。

  除了气候、地貌等自然因素影响,人为因素也是造成沙化的重要原因。当地人介绍,历史上汉江改道和上世纪60年代丹江口水库截流,形成了目前的老河口沙区。如今,为了增加蓄水量,丹江口水库大坝已加高12米。据测算,今后如果实施工程取水,汉江流域老河口段水位将下降1米左右,并因此新增约6万亩沙化土地。为解决相关问题,有专家正在考虑“引清(清江,汉江支流)补丹、引长(长江)济汉(汉江)”。

  治沙资金被取消,南方沙化治理呼唤重视

  “汉江水少了会导致沙化土地增加,今后治沙的任务更重。”老河口市王甫洲林场场长任明说。

  治沙,面临着不菲的成本、不短的时间和不少人口的生计问题。

  “要改造好一块沙地,得逐年向沙土中施放农家肥,并从外地运来‘客土’搅拌、覆盖,这需要10到15年。”王甫洲沙区果树协会会长秦国安介绍,南方沙地改造成本较高,种杨树每亩至少800元,种果树至少2000元。由于沙土漏肥、漏水,许多种了9年的杨树树径仅有十几、二十几厘米。

  “经过多年努力,目前我们已投入约2亿元,完成25万亩左右沙地治理,使沙化土地面积下降到约7万亩。但后期维护、树木更新、新沙地改造等仍需投入数亿元。”当地防沙治沙相关负责人说。

  然而近年来,江西、福建、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海南的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建设资金被相继取消。在老河口调研中,当地人告诉记者,从今年开始,每年由国家投入示范区的60万—100万元治沙资金被取消了。“2000多户、5000多人,需要我们合作社提供种苗、技术、设备等,如果没了这批引导资金,合作社怎么运作?”秦国安十分焦虑。

  不止老河口,江西彭泽、福建平潭等地,沙化问题同样严重。记者了解到,在平潭,当地人受到的风沙侵扰,并不亚于一些北方地区。

  据国家林业局第四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统计,南方的湿润沙化土地分布广泛,面积达到0.88万平方公里,包括浙江、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海南、贵州、云南、四川、重庆等12个省区市的260个县市区。尽管面积不大,但由于分布范围广,人口密度远高于北方沙区,加上不合理的人类活动,会造成生态失衡,影响生产生活。

  据了解,丹江口水库的取水工程即将启动。“取水工程很有必要,相关生态补偿和生态修复工作也很及时。但在将取水点的上游地区设为工程治理区时,也应考虑受到更大影响的下游地区。”老河口市一位政府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net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