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遏制污染向地下延伸 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警示录
来源:新华网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2013年06月09日
    新华网北京6月8日电题:遏制污染向地下延伸——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警示录

  新华社记者王立彬、王昆、刘宝森

  古人说:“井养而不穷也。” “叹美井德,愈汲愈生,给养于人,无有穷已。”地下水像大地母亲的乳汁。井是无私的,地下甘泉滋养众生。但它也需呵护,否则也会枯竭。

  地下水是华北主要水源。由于经济发展,污染加剧,先人叹美的“井德”正逐渐消失。地下水污染由点向面扩展,威胁人民群众健康。应对地下水危机,保卫华北地下水刻不容缓。

  怕喝井水:我们村只喝桶装水

  翟庄子村是天津市最南的一个边界村,村民杨振起告诉记者,井水喝不得。村里喝“专供水”:每壶0.5元。井水只用来刷锅洗衣服,这已持续两三年。“有钱买2.5元一壶的,咱没钱买0.5元一壶的。”

  位于河北省沙河市白塔镇的权村,有2100多人口。村支书杨学文最近正忙着铺设管道,从镇上引水入村。邢台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中显示,权村地下饮用水总硬度、硫酸盐、氯化物、硝酸盐氮、溶解性总固体不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不适合饮用。村民怀疑与当地一家企业多年排污渗入地下有关。

  在往河北沧县大官厅白贾村途中,记者看到张家沟子河呈砖红色,河道垃圾很多,白贾村的吃水井距张家沟子河只有七八米。村民杨连阁的儿子说,“不敢喝水管里的水,只喝桶装水。一桶水2.5元。”

  “有时自来水变成红色,几天前拧开龙头是铁锈色。”在河北黄骅中捷农场辛庄子村,一位姓孙的女性村民说,水井距离化工区1公里左右,附近一条河已经发黑,自来水发黄,大家不敢喝。村里买了台净水机,每桶0.5元。

  北京大学水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苗说,华北农村多以手压井直接抽取浅层地下水作为饮用水。污染日益严重,越来越多的人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

  污染溯源:断河藏污地下纳垢

  因有赵州桥,洨河名头响。这条发源于石家庄的河绝大部分河段已是黑水河,百米即恶臭扑鼻。“这里流的不是真正的洨河水,它的源头已经断流。洨河早就死了。”这是河北水利专家魏智敏的表述。

  华北地下水污染一大原因是越来越多的河流断流,成了城市纳污渠,随后成为灌溉水源,大面积污染地下水。由于上游大修水利、气候干旱,华北部分河流变为季节河,常年干涸,成了城镇工矿企业纳污渠。工业废水、城市生活污水就近排放,成为地下水的一大污染源。

  石家庄市总退水渠-东明渠,是洨河一个最大水源。站在岸边,臭气呛鼻,污水横流。石家庄市污水灌溉区位于东明渠和洨河两岸。

   “对地下水污染,必须控制新污染源产生,对污染严重项目不予审批,尤其是小型造纸、化工、炼油厂等。”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王学求表示,国家要对一些污染较严重企业实行限期治理。同时合理规划工业布局,对现有产业结构进行合理调整。

   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张波认为,要加快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及联村集中供水、单村集中供水工程建设。尤其是紧邻工业园区、城市周边农村,要逐步安装净水处理设备,改善农民吃水问题。

  难在入地:当务之急在监控

  在北京海淀区某监测井,北京市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技术人员正在井口下取样。监测井占地面积不大,看上去很坚固:直径、高度在半米左右的圆柱状水泥基台上,戴着厚厚的钢帽。

  在现场取水样的水文队员刘宗明告诉记者,北京平原区区域地下水环境监测网和重点污染源专项监控网,包括这样的监测井1182眼,一次取样要在一个月内完成,有机样品要避光冷藏,不能有半个气泡。

  北京是世界上少有的以地下水为主要水源的大都市。市民喝的每3杯水中,就有2杯来自于地下水。

  记者注意到,开放较早的高尔夫球场也成为监测重点,目标监测杀虫剂、除草剂对地下水可能造成的影响。这一监测网总投资8476万元,平面控制监测精度1∶5万比例尺,是国内最全面、最先进、精度最高的地下水监测系统。水文队实验室的仪器都是国内最先进的,如无火焰原子吸收试验仪器,引进时是全世界第三台。

  保卫地下水,首先就要监测。国务院的规划就是从监控入手。充分摸清楚了家底,才好动手治理。《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20年)》提出,抓紧开展地下水污染状况调查和评估,划定地下水污染治理区、防控区和一般保护区。

  地下水看不到,只能通过打井寻找。水位低的要打上百米甚至上千米。“与监测江河湖海等地表水不同,监测地下水的难度要大得多。”北京市地勘局水文处处长李宇说,监控网将为研究制定污染整治方案提供决策依据。长期以来地下水混层评价、分层质量状况不明以及缺乏对重点污染源实施监测的状况有望得以改善。

  饮水思源,告诉人们一杯水的真相

  《2012年中国国土资源公报》称,全国开展地下水监测的198个地市级行政区4929个监测点中,水质较差级的占40.6%;极差级占16.8%。主要超标组分为铁、锰、氟化物、“三氮”(亚硝酸盐氮、硝酸盐氮和铵氮)、总硬度、溶解性总固体、硫酸盐、氯化物等,个别监测点存在重(类)金属项目超标现象。

  环保专家认为,对于水体环境污染,应加强水质监测网络建设并定期公布监测结果,使之动态化和透明化,以真正落实污染者为污染治理买单的措施。

  山东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张建表示,有关部门应核实我国地下水数据来源,尽快给出权威解释,引导公众科学、理性地看待地下水污染问题。

  对于脚下的水、杯中的水,人们有理由知道得更多。据北京市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高级工程师林健介绍,北京地下水资源尤其是中层、深层地下水还是比较优良的。而且大部分浅层地下水经过简单处理,还能用来作为农业、工业和城市绿化的水源。

  建立地下水监测网,就是对地下水分层环境状况和重点污染源对地下水的污染程度进行动态监测,为科学制定地下水保护和污染防治措施提供科学数据和决策依据,做到不同水质用途不同,避免浪费可贵的地下水资源。

  据介绍,地下水环境监测网正式启动后,北京市民有望在电视、报纸、广播上及时了解自己脚下的地下水水质情况。

[责任编辑:net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