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 Version
减煤为蓝天,怎么干才好?
来源:CCTV焦点访谈 | 点击数: |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27日

往年一到采暖季,对于大多数北方地区来说,空气污染就会明显加重。民用散煤燃烧排放,仍是这些地区大范围重污染的主要成因。在农村和城乡接合部,包括在市区的一些平房里,因为没有集中供暖,很多群众只能靠自己家里烧散煤的方式来取暖过冬,可是一烧煤,烟囱呼呼地往外冒黑烟,造成了空气污染。那么在保证广大群众温暖过冬的同时,能不能减少散煤带来的污染,从而减少雾霾天气呢?

今年冬天,家住北京市通州区辛各庄村72岁的黄文兰老人终于能卸下大半辈子的重担,再也不用了烧煤。

是空气能热泵,让黄文兰卸下了大半辈子的负担。这些年来,北京一直在推行“煤改电”“煤改气”,用清洁能源替代煤采暖,今年,北京市重点针对大兴区、房山区、通州区等郊区居民采暖进行改造。政府经过反复比较试验,选定了空气能热泵,解决农村居民采暖问题。

根据北京市的相关政策,农村地区煤改电,政府承担房屋修缮保温、电网改造和电采暖器的大部分费用,居民仅承担电采暖器费用的10%。这样一台空气能热泵,就能通过电力保障8个房间、使用面积近120平米的取暖。原来黄文兰自家砌的黑黢黢的燃煤小锅炉房也成为了历史,如今被改造成了干净的小储物间。

黄文兰说,以前她家每年冬天至少要用5吨煤,差不多要花三四千块钱。刚开始改造时,大家都有点不适应,担心会多花钱。

为了说服村民们用上清洁能源,村委做了不少解释工作。在电费方面,政府采取了补贴政策,在晚八点到早八点期间居民自付单价为一角钱一度电。整体测算下来,一个冬季,取暖费用会比烧煤时省不少。在今年取暖季开始之前,处于北京和河北交界处的兴各庄村整村完成了煤改电改造,再也没有一到冬天家家户户冒黑烟的情景了。今年,北京农村地区已有700个村庄30万户完成了煤改气、煤改电的清洁能源改造。

冬天才刚刚开始,黄文兰对煤改电究竟能省多少,还没有直接感受。但是,家住北京丰台区右安门外西三条社区的范慧琴一家却体会到了煤改电的好处。

去年入冬前,政府把范慧琴家的煤炉子换成了新式的储能式电暖气。这个储能式电暖气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它只在晚八点到早八点之间通电开启,积蓄能量,白天不通电开始释放能量,保证24小时都暖和。这样三组电暖气,给范慧琴家三个屋子都持续供热,用电也只是用晚上的补贴电价,一度只用自掏一毛钱。

范慧琴家从去年十一月初到今年三月底,都用上了电取暖,比市政供暖家庭还多30天,而费用方面,过去一冬用煤将近1500元,这次包括生活用电一共花了1400元。84岁的范慧琴再也不用因为取暖问题而四处打游击了。

范慧琴所在的社区,由于历史遗留原因,虽然在城区,这里仍然有100多户平房居民要烧煤采暖,过去一到冬天,社区干部就倍感紧张。

丰台区右安门玉林东里三区党委书记张颖说:“煤就堆到过道里,每家都出一个洞,弄烟囱口,完了呼呼冒黑烟,每天都要检查,七八点钟刮着大风,拿着大喇叭就说各位注意,今天降温了,大家生火要注意,别倒风,别煤气中毒。每天都在查,就说不能隔三差五,天天都要查,白天查,晚上查。”

去年冬天之前,这里的128户都进行了煤改电改造,安全隐患大大减少了。今年,像范慧琴这样的北京城区燃煤用户大部分都在取暖季前完成了散煤清洁能源替代。为了大力推进煤改电、煤改气工程,北京市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对管线、电价、居民用的采暖设备都进行了补贴,仅采暖设备一项,市级补贴每户最高能达到1.2万元,此外还有区级补贴。

北京市环保局大气环境管理处副处长曾景海介绍:“2012年我们全市的燃煤消费总量大概是2270万吨左右,初步估计,今年的燃煤消费总量可能会在400万吨左右。剩下这400万吨大部分应该是现在还暂不具备条件改造的一些山区,一些村的散煤。”

在北京大力进行去煤化的同时,天津地区将全市121万户城乡散煤“清零”任务由3年改为2年完成。而河北省截至10月底,完成通气通电户数233.9万户,与180万户原计划相比,超额完成近30%。峰峰煤矿是河北省邯郸市的一个大型煤矿,以前,煤矿生活区的采暖都靠购买自产的煤,今年冬天,生活区里30%的用煤单位都不再用煤,用上了电取暖。

适逢大气十条的中期考核之年,京津冀三个地区都卯足了劲超额完成既定目标,保定、廊坊等环京区域也被划为国家级禁煤区。但是在强力推进煤改电煤改气的同时,还需要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稳步推进,比如管网铺设是否到位,天然气、电力是否能够供应得上,能不能保障老百姓温暖过冬,这些工作都需要考虑周全。

减煤工程,在京津冀地区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但今年这次却是史上最大规模,这几年的减煤工程到底对大气治理有没有效果呢?

曾景海说:“燃煤它主要产生这么几种污染物,第一是颗粒物,第二是二氧化硫,第三是氮氧化物,我们通过煤改气,煤改电这么一个措施,对于颗粒物来讲改成燃气之后,或者改成电以后基本上是近零排放。二氧化硫虽然天然气当中含有一部分硫,但是它的浓度也非常低,所以说也可以看作是近零排放。”

从2013年到2016年,北京市二氧化硫浓度从28微克/立方米下降到了10微克/立方米,今年截至10月底,二氧化硫累计浓度下降到了 8微克/立方米,同比去年下降了11.1%。而整个京津冀地区,2013年到2016年内二氧化硫浓度下降超过50%。

那么,燃气释放的氮氢化物也会比燃煤时少吗?在供暖季开始之前,国家燃气用具质检中心的研究人员对天津一户居民家中的燃煤烟囱排放物进行了检测,氮氧化物大概是在100PPM左右。由于居民家中尚未通天然气,在国家燃气用具质检中心实验室,研究人员对该居民家中安装的同款燃气炉也进行了排放检测。

国家燃气用具质检中心研究员张杨竣说:“这个燃气炉是在额定满负荷情况之下运行,它的出水温度是80度,回水温度是60度。其中它的氮氧化物是在50PPM左右。”

实验表明,氮氧化物在燃气炉中的排放远小于燃煤炉中的排放。

而为了防止大型燃气锅炉氮氧化物排放过量,在北京地区,还针对已经在运行的大型燃气锅炉进行了低氮技术改造。位于丰台区的一个大型燃气锅炉,在2015年时就进行了低氮技术改造,如今运行期间氮氧化物排放量一直维持在75毫克每立方米。

今年入冬以来,很多人都能感受到京津冀地区的蓝天数相比于往年有所增加,严重污染天气有所减少,环保部11月2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也表明,自10月1日以来,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PM2.5浓度同比下降了15.8%。专家认为,大规模的减煤措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说:“今年的预报也是一个暖冬,就是一个弱的暖冬。实际上跟平均的气象状况差不多,也就是说,对于污染物的扩散是不利的,但是今年峰值都没有达到往年的高度。重污染怎么形成的,它起源于周边向你的输送,就相当于给城市盖上一个盖子,盖上盖子以后,底下很多的排放源,污染物就扩散不出去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京津冀地区协同的控制措施,还是有效的。我们主要采取了冬季煤改气、煤改电,这个措施是有用的。”

煤改电煤改气有用、有效,但是冬季采暖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切身问题,专家认为,保障老百姓温暖过冬是前提,工作要做细做实,政策要长久持续,这项工作才能真正利国利民。

大气治理是一个复杂的工程,需要很多措施联合发力,才能够击退雾霾。京津冀地区联动减煤就是措施之一,煤改电、煤改气,不仅减少了污染物的排放,而且也提升了百姓的生活品质。长远来看,相比把烟煤换成“无烟型煤”,直接用清洁能源替代燃煤,无疑是解决散煤污染的治本之举。但是,散煤污染的治理毕竟是一块硬骨头,涉及清洁能源的供应,也涉及基础设施、能源价格等多种因素,各个地区的情况也有所不同,需要精准聚焦,持续发力,在保障老百姓温暖过冬的情况下合理地规划,坚决地执行,一步一步来,我们才能打赢蓝天保卫战。

[责任编辑: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