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部委专栏 > 记协动态 > 正文 >

【2020年会】吴晨光:传播的本质——源流说

2020-01-16 17:52来源: 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编辑:杨泽帆
知名媒体人、一点资讯高级顾问 吴晨光
 
  今天跟大家分享我的观点——源流说。其实就是两点,首先是源的问题。记者朋友们做内容生产,这块就是源;生产完了之后,放到平台上播,这就是流,平台代表了流。两者之间相互作用、互为因果。
  由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源和流都发生了变化。源的方面,因为每个人有了手机,都可以发信息,每个人手里都有内容生产权,所以内容源是逐渐降低。而内容分发逻辑是相反的,是在逐渐变得精准。我所在的一点资讯根据用户的画像和兴趣,可以进行精准推送,分发效率越来越高,这跟整个治污理念也是一样的。
  现在的流跟当年的流不一样了,以前没有流的概念,报纸和电视是一块块阅读,现在刷手机的时候,从上到下的信息流像瀑布一样。以前是总编辑进行排序的,谁是头条、谁是二条,今天人工智能以及你自己都有这样的权利,可以选择自己阅读什么样的内容。
  但是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回归到传播的本质,源被污染了,出来的东西全是污染的东西。对于优质内容的追求是更古不变的,所有的传播都是四个部分组成,选题、采访、制作、包装,重要性依次递减。每个细节要围绕主题,最后要有个好标题,只做好标题不做标题党。
  要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转型,我们必须要了解新媒体规律。每天到底有多少人看、每个人看多长时间,这些指标是影响力的延伸。做传统媒体的时候,并不知道传统媒体的影响力有多大,我们只能凭估计。这些到了今天都有量化的指标,已经有数据了。原来只是在源的方面做文章,现在这些数据是用户呈现的,用户是构成了对流感兴趣不感兴趣的原因。新的手段介入到了新媒体中,最重要的是思维模式转化。传播的效果有三个指标:首先是影响了多少人,二是影响了什么人,三是影响到什么程度,是不是做了转发分享评论,这是说明对用户来说是不是有穿透力,这是从传统媒体人到互联网人思想转化的过程。
  源流说并不是学术的学说,这是我22年媒体生涯总结的东西。
  它在几个地方有应用:
  首先是媒体的核心竞争力塑造。源和流合成一种气场,今天的抖音是很大的秀场,包括音乐、律动、节奏,包括有小哥哥、小姐姐、美景、美食,其核心竞争力不是靠一两篇文章构成的,而是靠源和流之间形成的场。
 
 
  其次是媒体融合。中央厨房生产、不同厨房分发,把很多生产部门放在一起,根据流的形态,生产出来不同的产品。如果没有互联网的介入是无法融合的,两个报纸不叫融合。以互联网为基础,把底层打通,一个厨房生产完了以后在不同的端口分发出去,这是提升生产和分发效率的重要手段。
 
 
  三是内容导向、内容安全与内容生态建设:我们不仅要在现实环境中治污,互联网上也需要治污。2018年11月份开始,中央网信办进行了旷日经久的互联网网络清理。现在媒体的环境实在太乱了,特别是不负责任的自媒体、小号,为了个别人的利益去炒作,出了非常多的问题。所以一方面要把源堵住,另外也要限制流的分发。源可以封,但是承载的平台是难以定责的。在微信上,发一个造谣的内容,造谣媒体被抓,但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微信承担过任何责任,以治理源为核心,治污是这样的逻辑,互联网治理上也应该是这样的逻辑。
 
 
  最后是解决主要矛盾:今天,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是解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美好生活需要是通过社会企业提供产品和服务、政府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来实现的,这就是供给。人民日益增长美好生活的需求就是供需平衡,源流说认为,治理一个APP和治理一个国家区别并不大,只是国家体系更复杂。靠什么来治理?数据!日活用户、次日留存率和30日留存率,有数据证明需求如何进行调整,是要靠数据来判断这件事。
  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