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记者之家 > 环保记者名人堂 > 正文 >

“环保奶奶”:想做给妫水河“洗脸”的人

2020-07-06 17:25来源: 新京报编辑:雪儿

  

6月25日,北京延庆农场,“环保奶奶”贺玉凤在妫水河畔捡垃圾。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贺玉凤将捡来的垃圾分好类,倒在家门前的垃圾箱里。

  延庆小河屯村妫水河畔的钓鱼人,常见到一个“捡垃圾”的短发老人。她拿着一个破旧的抄网,弯着腰在钓鱼人身后来回走动,手上的塑料袋里,装满了塑料瓶、泡沫板等垃圾。
  她是贺玉凤,从小生长在妫水河边。24年来,她每天去河边好几趟,据她估算,在河边捡起的垃圾“有八九十万件了”。
  因为捡垃圾,她出了名,被亲切地称为“环保奶奶”,还被评为“北京榜样”。一些环保志愿者也加入进来。贺玉凤说,现在被带动来捡垃圾的志愿者有几万人。
  如今已62岁的贺玉凤,两鬓斑白,腰部也因劳损常觉得疼痛,却依然每天在妫水河畔骑行,捡钓鱼人和游客遗留的垃圾。
  比起荣誉,她更看重妫水河好的变化。她常常想起,自己幼时在妫水河边洗脸的场景,她说,如今的自己,更像一个“给妫水河洗脸的人”。
  新京报记者 张熙廷
  把妫水河沿岸垃圾一块块“洗干净”
  凌晨4点,延庆农场家属区,一处低矮的红砖小院亮起了灯。
  62岁的贺玉凤像往常一样早早醒来。丈夫仍在熟睡,她拿起手电,在院子里找出3米长的抄子,推着自行车出门。
  沿着门前的砂石路骑三百多米,就到了妫水河边。
  这条从延庆东北部发源的永定河支流,横穿整个延庆盆地,流淌18.5公里后,注入官厅水库。宽阔的水面吸引了不少钓鱼人和游客前来,但也经常留下一地无人理会的垃圾。
  贺玉凤从自行车车座下拿出几个揉成团的塑料袋,捏在手里。手电的光圈捕捉到一个“躺”在河边的矿泉水瓶,她倒出里面的水,在地上踩扁,然后塞进袋里。
  两小时后,贺玉凤拖着满满几袋垃圾回家,分类后放进门口的垃圾箱。
  去河边捡垃圾的习惯,贺玉凤已经保持了24年。
  1996年开始,贺玉凤和丈夫就会在出门遛弯时带上一个化肥袋,在河边捡一些塑料袋和水瓶。
  贺玉凤记得,那几年,这个靠近妫水河的村子,有越来越多的小汽车开进来,河边也有了成群的钓鱼人和游客。到了周末,河边几乎坐满了人,他们在树林里拴吊床,吃烧烤。
  人群散去,河边却留下很多垃圾。而这个两地交界的河段,还没有负责清扫垃圾的人。
  贺玉凤家附近的河段在两镇交界处,她在这处小院住了34年。
  贺玉凤记得,她七八岁时放学回家打猪草,常弄得满身是泥,就直接在妫水河里洗脸。河水很清,可以看到水底黄色和白色的石子。洗完脸后,她用手捧水喝,有时候,还会捧起几只蝌蚪。
  贺玉凤说,自己不开心时,就在妫水河边走一走,鸟在水面划过,咯吱咯吱地叫,令她心情舒畅。
  但游客多了,贺玉凤留意到妫水河发生了一些变化。沿岸垃圾满地,河槽两边浮着一条“垃圾带”。看到这些,贺玉凤觉得心里堵得慌,她想尽可能把垃圾捡走,把妫水河一块块“洗干净”。
  “没人理解的寒碜活”
  妫水河的垃圾堆积起来,水面开始泛起污浊的绿波,“鸟都不愿意去了”。贺玉凤把这些变化写进日记,“写着写着就哭了”。
  慢慢地,去河边捡垃圾成为贺玉凤的习惯。
  游客多的时候,贺玉凤就变得很忙,一天三趟往河边跑。凌晨3点就出门,中午去河边转一圈,晚饭后又回到河边。贺玉凤每天的行程有“十里水路”,她把这片区域划成自己的“责任区”。
  “但捡垃圾不是一件体面事,那时候没有人理解我。”贺玉凤说,刚开始,丈夫彭玉钟也说她“不务正业”,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不再和她一起散步。
  彭玉钟不理解,妻子不仅把能用的东西带回来,后来连垃圾也往家拿。沾着泥的破布,甚至是能引来苍蝇的卫生纸。
  村民暗地里说她“精神病”,上学的儿子也被同学言语攻击,甚至还有来自游客的斥责。贺玉凤回忆,一次阴天,十几个年轻人在河边吃烧烤。因为担心刮风下雨将垃圾带入河中,她便拿着抄子去他们跟前收拾。一个小伙子脸色骤变,“你再捡就揍你!”起身便要踢人。
  贺玉凤吓得跑回了家。没多久果然下雨了,贺玉凤再次回到河边,从泥地里把垃圾一点点抠出来。
  贺玉凤说起一次危险的经历。2000年的一个清晨,刮着大风,她在河边用树枝去够一块漂在水面的泡沫,脚底“刺溜”一下,滑到三四米深的水中。好在迅速抓住了旁边的柳树才爬上来。
  贺玉凤浑身湿漉漉地回到家,告诉丈夫自己的遭遇。彭玉钟呵斥了她几句,然后给她做了一根新抄子,安慰她说,“以后不要再冒险了,碰到困难你叫上我,我跟你搭伙去捡。”
  家里小院变成“垃圾分类示范区”
  彭玉钟说,当时他担心妻子的安全,也被她的坚持打动了。贺玉凤记得,自己当场就哭了,感觉一直不被人理解的事情,终于得到了支持。
  为了坚持去河边捡垃圾,贺玉凤平日里很少出门旅游。孙子出生时,她也把丈夫留在家里,替她在“责任区”捡垃圾。离开的那段时间,贺玉凤还要每天四点半给丈夫打电话“查岗”。
  儿子开玩笑说,“母亲眼里只有河边的垃圾”。
  起初,塑料垃圾对土地和水源有多大污染,贺玉凤不了解。她就让儿子从网上查数据告诉她。2008年开始,贺玉凤将垃圾乱扔严重的区域拍摄下来,向有关部门反映。很快,几个垃圾池和分类垃圾箱建起来投入使用。
  丈夫彭玉钟说,从妻子开始去河边捡垃圾起,他们家的小院就渐渐变成了“垃圾分类示范区”。
  他们把可回收的瓶子和易拉罐堆在院子一边,又在门口的公厕旁开辟了一块十多平方米的空间,用来放不可回收的垃圾。“这些年,光矿泉水瓶就有三四十万个。”
  一个人坚持多年的贺玉凤,尝试寻找帮手。2015年,贺玉凤发起成立了“夕阳传递环保志愿服务队”,定期到妫水河两岸、各大景区、海坨山冬奥会赛场等地开展志愿环保活动,一些高校的大学生也加入进来。贺玉凤说,现在被带动起来的志愿者可能有数万人。
  “大伙不扔垃圾,我就高兴了”
  因为捡垃圾的经历,贺玉凤2017年被评为“北京榜样”,此后,还获得了“百名最美生态环保志愿者”“首都道德模范”等称号。
  “扔下的是垃圾,捡起来就是美德”。在所有评语中,贺玉凤最喜欢这一句。她说,希望更多人从自身做起,保护环境,“大伙不扔垃圾了,我就高兴了”。
  贺玉凤笑称,连7岁的孙子也要加入他们。“一到家便拉着我的手往门外拖,要去河边捡垃圾”。谈起以后,贺玉凤说,自己会坚持下去,到捡不动为止。
  让她欣慰的是,几年前,当地开展妫水河生态治理,现在的河水已恢复从前的清澈。但这并没能让河边的垃圾彻底消失,贺玉凤说,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在这片区域安放更多的垃圾桶,找专人管理。
  6月25日晚饭过后,贺玉凤又推着自行车来到妫水河边。捡垃圾时,她会自然地哼起自己改词的小曲儿:“哎……山也高,水也高,龙庆峡水似翡翠,康西草原骏马飞;妫水河里鱼儿肥,海坨山下居优美……”
  这几年,贺玉凤的手机捕捉过许多美景。一天清晨,她在妫水河畔拍下一段朝霞,河面映着岸上的绿树和天空的云彩,微波划过,各种颜色在水面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