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记者之家 > 环保记者名人堂 > 正文 >

“这是一项干着苦、心里甜的工作”

2020-09-29 12:22来源: 中国环境报编辑:

  许燕冰和同事正在操作仪器采集废气。
  “大家清点好设备,漏拿可就要白跑一趟了。”夏季是各种废气排放容易超标、臭气扰民投诉增加尤为明显的季节,也是许燕冰和同事们最忙碌的时候。这天一早,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的杭州万事利漂染有限公司园区内,许燕冰招呼着同事把车上的设备往下搬,准备开展厂区废气监测。不到1分钟,地上就堆起七八个大大小小的箱子。
  许燕冰是杭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以下简称监测站)监督室副主任。1984年出生的他一毕业就加入监测人员的行列,这份工作用他的话说,就是管天管地管空气。由他们监测出来的数据,不仅是其他部门执法的重要依据,也是一个地区环境好坏的直观反映。因此,监测人员的工作对守护碧水蓝天尤为重要。
  上午11时,气温高达39℃,阳光正毒。“来,大家吃点藿香正气丸。”许燕冰说,等会儿上了监测台,温度更高,而且一待就是几个小时,必要的避暑措施不能少。
  说罢,大家便扛着设备艰难地上楼。来到四楼的房顶,一根20多米高的废气烟囱映入眼帘,这根烟囱里的废气,就是今天的监测对象。
  监测平台并不好上,需要先穿过纵横交错的管道,再爬两段垂直的简易直梯。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身手敏捷的许燕冰却“三下五除二”爬到了中转平台上,然后又麻利地扔下绳子,将设备一件件小心翼翼地吊上去。
  “杭州企业的烟囱,我基本都爬遍了。”许燕冰说。参加工作以来,他就一直在这个岗位,爬高低不同的烟囱、下深浅不一的河道是常态,每一次监测都可以说是一次探险。说着,他撸起袖子,黝黑的胳膊上密布着大大小小的疤痕,“烫伤的,刮伤的,勒伤的,我们都习以为常了。再加上五六十斤重的监测设备,说是负重探险也不为过。”
  时值中午,户外气温急剧攀升,在太阳下暴晒的管道、扶手都热得摸不得。“夏天这些监测平台不仅热,而且往往是安全设施最弱的地方,摔一下很平常。”许燕冰说,最惊险的一次是在一个锅炉厂,下楼梯时手扶的栏杆突然掉落,“我要是身子再往上靠一点,整个人就掉下去了,想起来就后怕。”
  50℃、60℃……挨着废气烟囱的小通道,是监测平台最热的地方,许燕冰手中温度计上的数字不到10秒钟就上升了10℃,最后稳定在62℃。
  “温度这么高,设备又多,所以风险很大。顺利的话要三四个小时,遇到点麻烦,七八个小时也是有的。”此时,许燕冰脸上、脖子上挂满了汗珠。这个不足1平方米的小空间,是他和同事们的实验台,只见一根细细的管子插入烟囱接口,废气就源源不断进了采样仪的瓶子里,收集好一个就贴上标签放好。
  “现在的空气比以前好太多了,企业也比较配合,基本能做到按规排放,居民投诉也少了。”许燕冰一边说,一边详细记录采样信息,包括时间、采集内容、仪器显示的数据等。
  时间一点点过去,为了确保监测数据真实准确,监测站的队员们已经在这里待了4个多小时,实时盯着仪器,定时更换监测项目。
  “只有懂得监测的流程和意义,才能耐得住寂寞。”这时,已经蜷着身子站了两个多小时的队员凌晨笑着说:“尽管监测过程很熬人,可一想到我们收集的数据,可以为改善区域环境出力,甘之如饴。”
  有人说,监测人员是环境保护工作的“眼睛”,担当着“哨兵”的作用。许燕冰认为,“这是一项干着苦、心里甜的工作。”
  “你有没有注意到,杭州上半年的天格外蓝。”许燕冰一边熟练地操作仪器,一边开心地分享自己拿到的空气“成绩单”:今年前7个月,杭州PM2.5平均浓度为29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25.6%。
  “当然,环境变好是大家携手努力的结果,但我们监测人员能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及时制止对环境的污染。”许燕冰坦言,这就像消灭环境污染的漏洞,让大家特有自豪感。
  下午3时,许燕冰和同事们完成了当日的监测任务,“东西要原样收好。”许燕冰说,明天,这些“家伙”还要跟着他们去下一个监测点,可能是一根更高的烟囱,也可能是郊外的化工厂……作者:郑亚丽 应方 朱智翔 晏利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