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绿色环保 > 环球眼 > 正文 >

印度冰川断裂 气候变化或是悲剧背后深层次原因

2021-02-10 10:14来源: 环球时报编辑:遥城
  “我们注意到印度北部地区发生洪灾。中方向遇难者表示哀悼,向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慰问,希望失踪人员早日获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对印度北阿坎德邦7日由于冰川断裂引发下游洪水造成的生命和财产损失表示慰问。截至昨晚本报发稿时,北阿坎德邦警方的最新统计称,这场灾难至少已造成20人死亡,177人失踪。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约翰逊、美国国务院、巴基斯坦外交部等纷纷向印度表示慰问。关于这场灾难的原因尚没有权威的解释,但分析人士普遍将其归咎于气候变化和无节制开发。科学家们预测,到2100年,喜马拉雅山脉可能会失去2/3的冰川。刚刚在印度发生的这幕悲剧,正是大自然给人类的又一次血的教训。
  失踪者多为水电站工人
  印度北阿坎德邦7日发生冰川断裂,断裂的冰川坠入阿勒格嫩达河后导致河流决堤并引发巨大洪水。山上的巨石和泥土一起被带了下来,淹没了附近两座水电站。惊恐的民众在网上分享的视频显示,洪水将发电厂的起重机推倒,并砸坏了下游的桥梁和道路。据悉,大部分失踪者是两座水电站的工人。所幸是星期天,在水电站工作的人比平日少,附近村庄的大多数居民在洪水暴发后开始撤离。
  印度内政部发言人说,全国救灾应急部队已派出4支救援队、约200名救援人员,军方已派出飞机、直升机和海军蛙人前往灾区。到8日下午,救援人员已经到达灾区所有13个村庄。政府向至少两个受洪灾影响的村庄空投了食品包和药品。
  据《印度时报》8日报道说,7日当天水电站有15名工人获救,被滞留在一条隧道中的35名水电站工人是8日救援的重点目标。从早上6时45分开始,印度军方已相继派出6架米格-17飞机、1架轻型直升机和1架“奇努克”重型直升机投入救援,大批救灾人员和物资已向事故地点集中。报道援引印度国家灾害应急响应部队负责人普拉丹的话说,由于地形复杂,救援行动可能至少还需要24至48小时,“很难预测整个行动所需要的时间”。此外,印度国防研究与发展组织下属的冰雪地形和雪崩灾害专家于7日晚上紧急赶赴事故现场,8日又有一组科学家飞往灾区调查事故原因。
  路透社8日称,当天搜救人员的重点是一条长约2.5公里的隧道,但目前与隧道内的人员尚未建立语音联系。印度亚洲新闻国际通讯社8日称,印度边境警察部队已初步完成对隧道入口的清理,并安装了发电机和照明装置等。CNN8日称,救援队通宵工作,寻找被困在碎片下的幸存者。
  美国全国公共电台7日称,此次断裂的冰川是喜马拉雅山上的楠达德维冰川。该冰川位于一个同名山峰附近,海拔7816米,是印度第二高峰。楠达德维的意思是“受祝福的女神”,楠达德维国家公园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眼下并非融冰季节
  《印度快报》的文章称,到7日傍晚,洪水正在退去,科学家也开始前往事发地点探究此次事故的真实原因。目前,各方比较认同的原因是冰川断裂导致“冰川湖”瓦解引发洪水造成下游水位暴涨。不过,印度冰川学家班纳吉质疑称,“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在事发地附近似乎并没有如此大型的冰川湖”。他也否认了媒体此前报道的“雪崩说”,“雪崩不会有如此大的水量”。美国全国公共电台7日称,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7日的冰川断裂。尽管气候变化导致喜马拉雅冰川萎缩,但在北阿坎德邦,2月仍然是冬天,通常不是冰川融化的季节。“最令人不安的是,现在不是汛期,下游地区也没有收到任何警告”。印度尼赫鲁大学环境科学院教授狄木丽也证实,根据历年气象记录,事发地区此时并非是暴雨或其他洪涝灾害的多发月份。他和他的团队认为,气候变化或脆弱的生态系统可能是造成此次悲剧的深层次原因。
  《华盛顿邮报》8日称,分析人士将这类灾难归咎于气候变化和无节制的建设。“这看起来很像气候变化事件,”印度商学院教授普拉卡什表示,“由于全球变暖,冰川正在融化”,事发地区是环境监测最少的地区之一,7日的灾难显示出它有多么脆弱。曾担任过水利部长的巴蒂8日在推特上对在冰川崩解所在地区的电力建设项目提出了批评。她说,自己早就警告不要在阿勒格嫩达河上修建水电项目,因为它离喜马拉雅冰川太近。她说:“我担任部长时曾提出,喜马拉雅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地方,所以电力项目不应该建在恒河及其主要支流上。”阿勒格嫩达河是恒河的主要支流。
  环保人士乔希8日对《纽约时报》说,被冲走的大坝距离楠达德维冰川仅几英里,很难理解为什么政府要把大坝建在离冰川这么近的地方,“这让洪水以旋风般的速度流动”。
  CNN报道称,北阿坎德邦境内河流沿岸的建设水平“很高”。近年来,与河流相关的水电大坝和基础设施越来越多,比如道路和一些新开发项目。法新社8日称,近年来人们对那里的森林砍伐感到担忧。《印度教徒报》称,喜马拉雅山附近的257个水电站项目中,有177个位于潜在的冰湖溃决河道上,一旦洪水来临,可能超过其设计承受的极限。环保人士早就警告过,北阿坎德邦的迅猛开发“是一场即将发生的生态灾难”,不幸预言今日成真。据法国24小时电视台8日报道,非营利环保组织“Swechha”的创始人维姆伦杜·贾说,7日在印度发生的灾难是对气候变化以及“在生态敏感地区随意修建公路、铁路和发电厂”影响的严峻警告。
  青藏高原升温速度惊人
  最新的灾难也引发了人们对喜马拉雅未来的担忧。印度新德里电视台8日报道说,2019年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气温上升,喜马拉雅冰川融化量自21世纪初以来翻了一番,是1975年至2000年融化量的两倍。报告主要作者、哥伦比亚大学学者毛雷尔称,在过去40年里,喜马拉雅冰川可能已经失去了1/4的质量。
  《纽约时报》8日称,这份题为《兴都库什-喜马拉雅评估》的研究报告称,不断上升的气温正以令人担忧的速度融化喜马拉雅冰川。到本世纪末,该地区至少1/3的冰川将融化。如果减排目标不能实现,温室气体排放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增长,到2100年,喜马拉雅山脉可能会失去2/3的冰川。在这种更可怕的情况下,到本世纪末,喜马拉雅山脉的温度可能会升高4.4摄氏度,造成食物和水供应的严重中断,并导致大量人口流离失所。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丁明虎8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冰川灾害发生有短期原因也有长期原因,全球气候变暖是一个长期性因素。虽然发源于喜马拉雅的河流主要流向印度等南亚国家,流到中国的比较少,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受冰川融化的影响就小。青藏高原很大,除了喜马拉雅山外还有唐古拉山、喀喇昆仑山等很多山脉,这些地区都可能出现因冰川融化造成的灾害。以中国的青藏高原为例,过去几十年观测到冰崩、冰湖溃决等灾害呈现增多的态势,主要原因就是气候变暖。丁明虎介绍说,青藏高原升温速度大约是全球升温速度的2倍,“这个趋势也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作者:胡博峰 任重 环球时报记者 邵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