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速览 > 正文 >

超低排放后,太钢不锈大气污染物下降七成

2020-11-16 15:45来源: 中国环境报编辑:雪儿

  

图为太钢不锈原料库俯瞰图。

  秋冬季是北方重污染天气高发季节,山西省太原市也不例外。在重污染天气条件下,冶金、火电、化工、建材等重点排污企业均须严格执行太原市错峰生产有关规定,但山西太钢不锈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钢不锈”)却可以自主采取减排措施,原因何在?
  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公示全国钢铁行业两家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和评估监测的企业名单,太钢不锈名列其中。随后,山西省生态环境厅和山西省工信厅联合发布公告,公布了全省首批重点行业绩效分级 A、 B级企业名单。根据绿色发展水平、治理污染投入、治理成效、环境信用等绩效分级严格考核,太钢不锈被定为A级企业,也是太原市目前唯一一家A级企业。
  有组织排放:投资4亿多元, 实施超低排放改造,污染物减排量达50%以上
  深秋时节,天气微寒。记者驱车驶入太钢双良门,只见沿道路两旁秋叶金黄,管廊交错,机声隆隆,火车轰鸣,一派繁忙景象。
  太钢不锈作为一家老国有企业,拥有完整的钢铁生产技术装备及配套设施,2019年钢产量1086万吨,其中不锈钢产量 418 万吨,已成为全球不锈钢行业领军企业。
  根据生态环境部等5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推动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推动现有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到2020年底前,重点区域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取得明显进展,力争60%左右产能完成改造。
  作为全球绿色发展领军企业,2015年,太钢不锈就实施完成了自备电厂超低排放改造。
  2018 年焦炉烟气采用了“碳酸氢钠干法脱硫+袋式除尘+ SCR 中低温脱硝”的净化工艺,完成了焦炉烟气脱硫脱硝超低排放改造。
  2019年底全面完成了从焦化、烧结、炼铁、炼钢、轧钢到能动公辅系统的全工序超低排放改造,实现了有组织排放达超低排放标准。
  烧结是炼铁过程中必不可缺的一个重要环节。由于排污强度大,长期以来都是有组织排放治理的重中之重。
  2019年,针对烧结工序污染物排放指标与超低排放要求指标的差距,太钢不锈投资4亿多元,在原有活性炭脱硫脱硝基础上,采用企业自主知识产权的“活性炭扩容+SCR 中低温脱硝”工艺实施超低排放改造,脱硫效率由94%提高到95%至97%,脱硝效率由33%提高到80%,污染物减排量达到了50%以上,且生产过程不产生任何废弃物。
  无组织排放:全部粉状物料均采用筒仓、料库的方式进行储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太钢不锈无组织排放涉及物料储存、物料运输和生产工艺3个重要环节。
  “大风起兮尘飞扬”曾是钢铁企业原料场的真实写照。据介绍,15年前,太钢18米高的不锈钢挡风抑尘墙,因为外形美观、挡风效率高、抑尘效果好,成为工业企业全国治理扬尘污染的“标杆”。15年后,随着环保考核硬指标趋紧,这种18米高的挡风抑尘墙已经落伍,满足不了国家钢铁行业超低排放考核要求。
  “你看,这就是我们公司现在的原料库。每个原料库占地6万平方米,相当于8.5个足球场那么大。”随太钢不锈能源环保部项目评审室主任程志民手指的方向,记者远远看见3个半圆状的高大建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程志民介绍,目前太钢不锈全部粉状物料均采用筒仓、料库的方式进行储存;堆存原料的一次料场、二次料场,均实施了不锈钢板全封闭,并在场内配置高效雾炮设施进行抑尘;钢渣处理环节进行了车间全封闭改造,自主研发投运了动力波除尘设施;原料场和渣场出口设置了全自动高效洗车台,确保运输车辆“车光货亮”。
  评估期间,对照评估检测技术指南,按照无组织排放清单,太钢不锈组织对钢铁流程全工序无组织排放控制点进行了全面排查,对防治措施不符合项进行了全面整改。
  各主要生产工艺过程的产尘点,均配备了先进的捕集除尘系统;酚氰废水治理系统实施了加盖封闭,并配备废气收集处理设施;焦化化产区域,配置了 VOCs 净化设施,并将达标 VOCs 气体进行焚烧处理。
  清洁运输:每年300多万吨精矿粉通过管道输送
  运输所产生的污染在钢铁行业排放占比中不容小觑,生产1吨钢通常内外部运输量都在3.5吨左右。也就是说,太钢不锈每年1000万吨钢的产量,需要近7倍的运输量来支撑,过去,50%都要靠公路运输。
  “大同路是太钢不锈物料运输的必经通道。”家住太原市尖草坪区太钢不锈附近的张女士告诉记者,多年以前,每天晚上8点以后,呼啸而来的百十辆物料运送车,不仅使大同路成为太原市最脏的道路,也让沿路居民日日不堪其扰。
  太原市生态环境部门负责人坦言,“公转铁”成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必然选择。但是,铁路建设中涉及的很多问题不是企业能够决定的,比如路网协调等。更为重要的是,铁路建成后,企业的运费成本可能会增加。
  2018年“公转铁”相关工程完成后,太钢使用的焦煤、电煤等由公路运输全部改为铁路运输。据测算,由汽车改为铁路运输后,吨钢成本支出约增加2.5元。以此计算,每年保障1000万吨钢铁生产物料的运输量,就需要增加2500万元的成本支出。
  对于这份支出,太钢不锈没有犹豫。从此,每年300多万吨的精矿粉,从102公里外的尖山铁矿,用管道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太钢不锈。4.5公里的管式皮带输送机及封闭火车车厢翻山越岭、千折百回,将炼钢过程必需的原材料石灰输送至炼钢厂。
  “目前,公司大宗物料和产品主要采用火车或管道输送,少部分采用汽车运输。”太钢不锈能源环保部部长马良介绍,清洁运输方式比例已高于80%。
  2020年超低排放常态运行,大气污染物总体下降70%
  经过“十三五”坚持不懈的努力,太钢不锈共投资33亿多元,至2019年底全面完成了从火电、焦化、烧结、炼铁、炼钢、轧钢到能动公辅系统的全工序超低排放改造,吨钢超低排放改造成本约275元,环保运行成本约353元/吨钢。
  2020年3月,太钢不锈委托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生态环境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分别启动了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和清洁运输评估与监测工作。
  评估和监测结果显示,2019年超低排放边改造边见效,太钢不锈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分别下降4100.47t/a、895.85t/a、4152.81t/a,下降幅度分别为62.96%、41.88%、44.08%,总体下降50.6%;2020年超低排放常态运行,大气污染物总体下降70%,在物料存储、物料输送、生产工艺等方面的无组织排放达到了全面有效控制;清洁运输比例稳定达到80%以上,为太原“十三五”规划和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圆满收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建设蓝天白云、繁星闪烁、风清气爽的美丽太原做出了突出贡献。
  太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祥明表示,太钢将认真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坚持以“高于标准、优于城区、融于城市”为目标,厚植“环境保护,人人有责,从我做起”绿色文化,在巩固全流程超低排放A级企业绩效的基础上,持续提升卓越环保绩效。
  新闻热评
  期待更多钢铁企业实现超低排放
  王珊
  近日印发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明确,2020年12月底前,要力争完成2亿吨钢铁产能超低排放改造。首钢、河钢、太钢、德龙、建龙、山钢等大型钢铁企业集团要发挥表率作用,集团位于区域内的钢铁企业力争2021年3月底前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工作。可以看到,太钢已经提前完成这一目标任务。
  钢铁行业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之一。近年来,在我国已建成全球最大清洁煤电供应体系的背景下,钢铁行业已成为最大工业污染来源。据测算,钢铁行业每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颗粒物排放量分别占全国排放总量的7%、10%、20%左右。推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成为推动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举措。同时,2020-2021年秋冬季攻坚战作为“十三五”收官的关键一役,三大重点地区均将有序实施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作为了主要任务之一。因此,不管是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势在必行。
  从太钢不锈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经验来看,其成果的取得并非易事。首先,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十三五”以来,太钢不锈共投资33亿多元,才全面完成了全流程全工序超低排放改造。其次,需要对照标准严格要求,不漏过一个环节。有组织排放、无组织排放以及清洁运输,每一项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但太钢不锈通过全面排查,逐一整改,均全部达到要求。此外,需要鼓励技术创新,实现产业转型升级。在太钢不锈采取的措施中,“企业自主知识产权”“自主研发”的字眼随处可见,绿色技术创新不仅能让超低排放过程事半功倍,也是未来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
  付出终有回报。A级不仅是对企业的肯定,而且能享受到实实在在的绿色优惠,即在重污染天气预警期间能够执行差别化应急减排措施。
  现在各地已经列出超低排放时间表,在高质量实施超低排放改造中,应力求“四真”:一是“企业领导真重视”。要把超低治理工程作为整体生产设备的组成部分予以同等考核、投入、运营、维护,而不是作为“辅助设施”或“迎检设备”。二是“资金真投入”。坚决杜绝最低价中标,严禁“豆腐渣”环保工程。三是“实施真工程”。选择成熟适用的技术路线,选择有业绩、有信用的专业公司进行超低排放改造,避免走弯路。四是“管理水平真提升”。超低排放改造要重视全方面的提升,治理工程是“硬件”,管理水平是“软件”,只有“软硬件”都好才能做到长期稳定超低排放。要做好评估监测,力求效果货真价实。
  我们期待有更多钢铁企业能够行动起来,朝着超低排放的目标迈进。作者:高岗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