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站 > 环保人物 > 正文 >

王灿发:中国的环境法还要保护全球的环境

2018年06月08日 11:02来源: 中国之声微信公号浏览: 编辑:小冉
        王灿发,1958年8月生,祖籍山东。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环境律师。他第一个在全国建立起民间环境维权法律帮助组织——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第一个开通全国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热线。他参与了中国大多数与环境相关的法律、法规的起草和修改,是中国环境立法的积极促进者。
        1978年,20岁的大队会计王灿发考上了大学,离开故乡的村庄。他的第一志愿是法律。王灿发之所以会报法律,是觉得法律在农村很有权威。追求公平正义,这是王灿发的朴素初心。1983年在北大进修期间,他第一次接触到了环境法,由此开启持续至今的事业。
         王灿发:“我毕业了以后就到厦门大学去教书,当时是人才奇缺,去了以后本科生上讲台都需要到别的学校去进修,我1983年就去北大进修。当时有什么课我都听,有一个陈正康老师讲环境法,说环境法不仅是要保护我们自己国家的环境,保护自己周围的环境,还要保护全人类的环境,是要为全人类来服务的。这样就一拍即合,对我的内心的追求可能是特别相符。”
        抱着对环境立法的热情,王灿发再度深造,并在此后的教学和工作中努力实践。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多数人对“环境保护”的概念一无所知,环境立法也几乎一片空白。当时只能从国外借鉴成熟的立法经验。王灿发:“环境法我们概括特点,其中就有一个世界共同性。世界共同性实际上是指各国虽然遇到的问题有所不同,但是它所采取解决问题的手段和方法以及立法,大致都是相同的。中国比较早的是借鉴了日本的环境立法,到90年代就对美国的立法借鉴得比较多,90年代中期以后,对于欧洲、日本、美国很多国家的立法都有很多的借鉴。比如现在我们环保法中有一个按日计罚的制度,就是美国许多法律当中都规定的。”
        二十余年中,王灿发先后主持和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循环经济促进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弃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等多部环境法律和法规的起草及修订工作。他说,对于中国的环境立法而言,借鉴别国的法律通识固然重要,但扎根于中国土壤的具体法律实践更能提炼出有用、有效的司法条款。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污染问题在局部爆发,污染的受害者往往是弱势群体,尤其是农民。1998年10月, 王灿发在中国政法大学创办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中心;1999年11月,他自筹资金开通全国第一条污染受害者法律帮助热线——010—62267459。20年,782个司法个案,让无数手足无措的污染受害者获得无偿法律援助。
        王灿发:“案例有不少,印象比较深的或者影响比较大的一个就是石梁河水库被污染了。一共有97户农民,来起诉山东的两家化工厂。”
石梁河水库是江苏省最大的人工水库,1999到2000年间,上游鲁南地区工业废水涌入石梁河水库,曾引发3 起特大污染死鱼事故。由于污染地跨山东、江苏两省,损失惨重的连云港市97户渔民维权接连碰壁,索赔无望。后来在王灿发的帮助下向法院起诉,经过几年的诉讼,97户农民得到了560.4万元的赔偿。这不光是把农民的损害解决了,更重要的是工厂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往这个水库里排污水了。
        2014年,在王灿发的大力主张下,“环境优先原则”被写入《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
        王灿发:“在咱们国家的法律里面,包括《环境保护法》都是规定的保护优先原则,它不是说环境优先原则。环境优先原则是说,当环境与经济建设与其他方面的建设发生冲突的时候,应该优先保护良好的环境。你还进行‘协调发展’,而不是强调‘环境优先’,那大气污染什么时候能够治好?”